你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安徽汽车

亳州、涪陵、歙县一读就错?

时间:2019-09-02 来源:安徽之窗

明显是常见字,却一读就错,这样的地名你遇到过吗?

要在扫数地名里,挑出一个最轻易读错的地名,亳(bó)州必然上榜。亳与毫只有一横之差,这个曹操家乡很容易被人读错。亳州地处安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它被称为「谯城」、「谯郡」等,「谯」根源于这里的另一个古国名「焦国」。这座都会最辉煌的时间是在曹魏时期,黄初二年(公元221年)曾被封为“陪都”,现在的亳州一名最初来自北齐时期,「亳」其实也是这里的古国名。

在地大物博的中国起地名没有那么轻易,每个地名都有自己的“脾气”。打开中国舆图,估计许多地名会让人语塞,单单多音字就足够让人挠头,有些字看着熟悉,可一读就错。

六(lù)安,不是liù安。在六安,你问本地人是不是到了liù安,当地人也会渺茫这是个什么样的处所。

铅(yán)山,怎么看都是qiān,播音员都曾读错,但实在不是qiān山。铅山县因历史上产铅而得名。而铅这个字在铅山方言读yán,是以铅山读音属于处所汗青缘故。

安徽歙(shè)县,不是xī县。河北蔚(yú)县,不是wèi县。香港大埔(bù),不是大pǔ。浙江台(tāi)州,读一声而非二声。丽(lí)水,读第二声。

诸如此类的易错地名还有许多很多……

有些地名里呈现的字,在差别的省份读音也不同。上海莘庄的莘,读音为xīn,不读shēn。而山东莘县的莘,读为shēn,不读xīn。河南荥阳的荥,读为xíng,不读yíng。而四川荥经的荥,读音为yíng,不读xíng。

尚有些和常见字长得很像的地名,涪(fú)陵不读péi,渑(miǎn)池不读shéng,黄陂(pí)不读pō,涡(guō)阳不是wā阳……

有的地名能够算是生僻字考试了,山东的鄄(juàn)城,四川邛(qióng)崃(lái),山西隰(xí)县,江苏的盱眙(xū yí)、邗(hán)江,河北的井陉(xíng)、蠡(lǐ)县等。

实在,这些不常见的读音和生僻字显现在地名里,大多与本地方言有关。尤其南方的方言有大量的古音遗留,而今世普通话中没有储存如许的发音,所以有些字用在另外语词时掺杂了古今的音变,用在地名上则储存古读。

比如,广东省的番禺县,番读作“潘”,这其实是古音的遗留。而如今的广州话里,“甘薯、番瓜【南瓜】”等方言词中,“番”也变读为fān了。“番禺”的「番」读pān正是“古无轻唇音”的残留。

也有的是因为汉字衍变而发生的多音。比如地名“十里堡”中的“堡”,实在通假“铺”字,原意是驿站。厥后“堡”衍变出了bǎo的读音,但人们照旧凭据本来通假字“铺”的音去念,就显现了外埠人念错误的地名了。

但也有一些不好念的地方,如今借助着歌曲、告白等,已经不轻易再被读错。

东阿(ē),不是东a。东阿以阿胶着名,有了阿胶的大规模推广,这个字如今并不轻易读错。

洪洞(tóng),不是洪dòng,「苏三离了洪洞县」,这句京剧唱词帮助了许多人认识了洪洞的正确发音。

见了这么专用多音字、生僻字后,你还敢挑战读地名吗?地名,是一个地方的文化坐标,到了一个新地方,读对地名,才气更深刻地去认识这片地盘。

来源:梨视频·动历史 灼烁日报全媒体总编室联结出品

文字:斯迁

动画/剪辑:黄新才

配音:孟磊

责编:王子墨

编纂:王远方 吴亚琦

上一篇:巢湖市夏阁镇:多色秋葵搭起脱贫彩虹桥 上一篇:[推荐]合肥市高新区小语教师市统编教材研训展示成果

您可能也感兴趣:

特荐文章

巢湖市夏阁镇:多色秋葵搭起脱贫彩虹桥

图文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