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交通法制

掷将幻笔落人间————石涛在宣城(二)

时间:2018-08-20 来源:安徽之窗

汪立军

《宣城汗青文化研究》微信版第059期

03

1676年春,石涛赴泾县幕山、赏溪、桃花潭,曾寓大安寺。作《设色山水图》,有丙辰“春夏游泾川桃花潭,舍舟登岸”,见“草木如兽”之题款。石涛又作《设色山川图》,题云:“丙辰客赏疗之大安寺。”又有题云:“春夏游泾川桃花潭,舍舟上岸,□□龙门道上诸峰,草木如兽,谁云不以形似之?丙辰。”此时还作有《松瀑鸣琴图》,题句中有"深山有怪松,环球人罕识。生植万木间,挺出亦孤特"句,时在"丙辰"。作《赏溪图》(又称《清溪小艇图》)。

1677年头秋,石涛再至泾县,在水西书院作《天育骠骑图》(又称《人马图》)和《山川人物图》卷之“铁脚道人”。

《天育骠骑图》立轴,纸本墨笔设色,现藏于无锡博物院, 画中为一个戴有唐巾、牵一匹玉花骢(千里马)的男人,背景以山树衬托,画的上部题有长诗,通篇作品给人以明净雅洁、意境深邃之感。石涛画马极为少见。题诗为杜甫《天育骠骑歌》,题名有"丁已新秋,客水西私塾,偶读少陵天育骠骑歌,师松雪笔意为之,任是清湘一家法,石涛济道人"一句。“师松雪笔意为之”,赵松雪即元代著名书画家赵孟頫(1254年—1322年),一位石涛与之命运有着惊人相似的贵胄之后。

现藏上海博物馆的《竹石梅兰图轴》作于1679年,此幅构图紧凑、用笔坚实,画面枝叶茂盛,犬牙相制;石涛作品中,竹石图较多,纯花卉的较少,此图的风格受明代沈周画法的影响。同年所作的《独峰石桥图轴》,山石皴笔虽取法于梅清笔意,但已经较着地流露出石涛纵恣豁达,郁茂畅快的翰墨赋性,反映了他艺术创作气势已处于递变的重要阶段。综观石涛在宣城的绘画作品,无论对梵学禅理的悟解,还是对传统笔墨本领的把握以及在思想熟悉上的活跃水平都反映了石涛的艺术创作己进入佳境。

1680年8月,石涛脱离宣城,“将行,先数日,洞开其卧室,授书橱钥于素相来往者,尽平生所蓄书画、古玩器,任其取去。” 至南京住长干寺一枝阁。梅清赠《石涛分别宣城》诗一首,中有“将别故人去,能留数日闲“之句,表达了宣城画家对石涛的恋恋不舍的感情。

1687年8月,石涛回宣城短停息留,立秋前一日在梅清天延阁作《山川画》,并题:

偶历溪山胜,殊看非世游。

岩悬逼仄径,暗瀑下重丘。

岭上幽花秀,潭心碧影浮。

依栏心目爽,青翠耐人留。

这是石涛在宣城创作的末端一幅作品,表达了他对宣城这方水土热爱和对故交的惜别之情。

04

宣城期间(1666--1680年)是石涛创作历程中新旧交替、借古开今、破格维新的要害过渡阶段。在这一阶段,石涛创作思想更活泼,交往更广泛,不光对传统笔墨技法有天才性的意会和缔造性的把握,并且一直客气地向同代师友学习和普遍罗致,使之臻于入迷入化之佳境。

黄山是石涛宣城时期主要的创作题材之一,在宣城的时间,石涛曾几次游黄山,亦曾多次以黄山为主题绘作书页或长卷,但都不是画黄山详细某一处的对景写实之作。他的山川画,早期受梅清的影响,风景奇秀,用笔方折居多,皴法纠结,景色苍浑,人称“细笔石涛”,如北京故宫博物院藏他39岁作《山水册》,即是他从前的代表作。在艺术上梅清给石涛以高度的评价,而梅清末年画风反而较多地进修了石涛的气焰,七十二岁所作的《高山流水图》(现藏故宫博物院)挺秀的运笔,畅快的墨色,以及皴法用点,均更多石涛意味。梅清在《黄山名胜全图》册中的一幅题跋云:“鹦鹉展翅,一线天上,乃黄海中奇景,石涛和尚曾有此本,予亦仿佛为之,石公得毋谓老瞿效颦耳。”可见石涛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往后石涛又以大天然为师,从取之不尽的大天然中罗致营养,丰富创作。另外他又泛学了诸家笔法,尤其吸收了元代倪瓒、黄公望、吴镇、王蒙“四大家”以及明代的沈周、陈洪绶等人的优点,逐渐形成豪爽宏博、潇洒狂逸、苍莽独特的艺术派头而称雄画坛。谈到他的山川画用笔,曲尽飞涩、徐疾、粗细、干湿之妙,如中锋、侧锋、逆锋、散锋、顺逢、尖笔、拙笔、枯笔、湿笔、破笔、圆笔等都有,但主要有中锋细笔、侧锋粗笔,以及刚性、柔性用笔等。从传世之作看粗笔多勾皴山石,细笔多勾剔芦草、松竹之类,而刚性用笔多见于折带皴,柔性用笔多见于披麻、解索皴。

石涛的山川画构图,新奇多样,声东击西,极尽蕴藉隐现之妙。如他许多山水作品打破 “景鄙人,山在上,云在中”的“两段式”构图俗套,而是用“截取法”从中心局部取景。图中只见漫溢的云山,不见山脚,而颠峰也似露非露隐隐此中,凸起了烟云的气焰。他又擅长采取一水两岸式的天然分疆法,使画面有动有静,虚实结合,意趣无穷。有时他也用“之”字形的全景式构图。从石涛的观点看来,构图不但是经营位置的形式标题,并且包括了作品意境。石涛的山水画,墨色很考究。用色则朱砂、赭石、花青并施。和墨则湿、干、淡、浓兼有。

一向以来,扫数美术史家都把宣城作为石涛一生中山水画创作和艺术头脑逐渐成熟的主要节点,他在宣城创作的人物画并不久见,因不成体例而不太受史家关注。他本身也曾在题跋中写道:“余于山川、树石、禅像、虫鱼无不摹写,至于人物,不敢乱作也。” 但在比来的发明中,其早期的绘画创作的人物画,特别是宗教人物画占据相称的比例,不但精而且数目重大,且贯串时候跨度也很长。

1999年一个偶然的时价,画家崔如琢在日本看到了一套石涛画的百页罗汉图册,经过重复研究和考据,认定这一套百页罗汉图册恰是石涛在宣城期间创作的人物白描作品,从26岁到31岁6年的时间画了一百开,画完了今后石涛就把这一套册页捐给了宣城敬亭山广教寺,捐给庙宇以后,寺院在每幅书页上都钤有 “敬亭山广教寺永久供奉”的印章,但没过多永劫间,这套册页被大画家术士庶发现了,当时庙宇不知何故就把这套百开册页卖给了术士庶,术士庶看了今后爱不释手,在他的整个百开书页内里盖了11方保藏印,这以后的珍藏者还有道光年间明俭和尚的跋,明俭僧人本身是个书画家,也是一个珍藏家,清朝老年民国的时候,这套书页又到了仇英的后代仇淼之手里收藏。这套罗汉书页是石涛非常专心之作,正由于如许,这套画在研究石涛早期的作品的时候,有着异常主要的价值。

石涛的罗汉与先辈画家不完全一般,他把罗汉放在天然的山林里,充实显露了他的天分和成绩,所画的山川、走兽、花草都可以从石涛的其他作品里面找到一些共性。这此中编号为图12和图65几开的罗汉图背景,就是典型的黄山梦笔生花、狮子林一带的景观,图17的配景是典范的黄山倒挂松,还有一些作品虽不克确指那里,但那山石、云海、松树以及惊动的线条、精密的皴法、轩朗的画面,一看便知是黄山。石涛其时已经去了屡屡黄山,他对黄山的风物非常了解,是以在罗汉图里面泛起了黄山。在画面的惩罚上,他把宗教题材的罗华文人化,他有很多的罗汉的内中不是当做一个一样的佛教人物措置,而是文人雅士惩罚格局,将现实的文人生活格局搀和进来。技法上,不但有白描的体式,还有很多皴染的技法运用,用简易的墨色,烘托背景,进步翰墨技能的张力和表现力。关于佛教主题人物画,石涛在一件明代《十六罗汉图》的后记中有如许的叙述:

余尝论写罗汉、佛、道之像,忽而天上,忽而龙宫,忽而西方,忽而东土,总是我超凡成圣之心性,呈现于纸墨间。下笔时,使其各具一种异常之福报、异常之喜,舍天龙鬼神不得。而前者观世于掌中,立恒沙于意外。后是前非,人莫能解。此清湘苦瓜僧人写像之心印也。

这套罗汉图册页的书法是一种隶、楷联合的字体,图62和图85补景的梅花与莲花的画法都具有石涛早期绘画的特性。石涛的人物绘画精致丰富,他除了背景的山水松云的适意笔法,特别对于衣物纹饰细节的刻画,罗汉衣服春夏秋冬各色都有,上面的图案无一雷同,其它,还有许多风趣的飞禽与神兽,通过画面水墨的衬着把我们带到一个奇幻的天下,表现了石涛对生涯观察的过细和他的艺术表现的技术的富厚性。石涛的《百页罗汉图册》人物画的泛起,对明清人物画史的从头评价将会有所补充和更新,对付宗教人物画的传承和弥补清初人物画史的空缺,供应了一个全新的存眷角度。

纵观石涛在宣城的15年,在他的艺术糊口中具有主要的意义,这时代与宣城字画师友间的相互进修,互为借鉴,完成了石涛书画艺术从笔墨上的索求到倾向打听的全经由,再者敬亭山、黄山给石涛的书画艺术创作提供的底本又为他在图式的厘革和题材的突破上找到了最好的支点。或许说,宣城让石涛的艺术从笔墨到精力都经验了一场春雨的滋润,从而为下一步迈向更高更远的舞台提供了梗概。

(作者系宣城市历史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宣城市政协文史委委员,宣都会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安徽省美术家协会会员)返回搜狐,查察更多

责任编纂:

上一篇:淮北市举办2018年“我们的节日•七夕”主题实践活动 上一篇:芜湖装修公司江水平,有了这三招,不怕家里空间规划一团糟啦

您可能也感兴趣:

特荐文章

【热文】紧急扩散!合肥这些路段违停抓拍升级!超2分钟就拍,360度无死角!

图文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