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安徽民生

【精彩】原创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宣城梅朗三、梅庚书画艺术大观

时间:2019-01-29 来源:安徽之窗

诗画本平等 天工与清爽

——宣城梅朗三、梅庚书画艺术大观

刘 畅

(转载自《书画世界》杂志2017年3月号)

宣城,汉代称宛陵,隋时改称宣城,文化底蕴丰盛,天然景观秀美,又是宣纸和宣笔的发祥地。这里人文鸠合,北宋画家李公麟、墨客梅尧臣,唐代骚人李白、杜牧等在这里留下了到处颂扬的诗句。明清之际,高维岳、梅鼎祚、沈懋学建立“敬亭诗社”,奠定了其后以施闰章为代表的宣城诗派的根本,梅朗三、梅清、释半山、梅庚等成为宣城诗画活动的中坚力量。石涛在与宣城画家来往中对“宣城画派”的形成、成长具有非凡的意义。他们造就了一批画派精英,“宣城画派”的画家们师古不泥古、道法天然,“搜尽奇峰打初稿”,走出了一条亲切自然,“用情翰墨之中,放怀翰墨之外”的创作之路。而时代的变迁,坚贞的民族气节使他们在诗画作品中表现出独立的思维和强烈的赋性。画面中常常只有独立、减削的人物、风景,构图突兀新颖,笔墨富厚而矫捷,简淡清远,荒漠幽僻,画家借景抒情,借画明志,给陈陈相因的中国画坛带来新的气息,在青蓝相继的画派中另辟门路。个中梅朗三、梅庚父子起着举足轻重的感化。

半山 山川册 纸本 26cm×30cm 安徽博物院藏

梅朗中(1607—1642),字朗三,宣城人,梅尧臣后世,梅国祚之孙,梅文鼎族兄,梅庚父,明诸生,早年好读祖先藏书,善字画,兼善诗文,世称“三绝”。曾讲学东南,声籍吴越,为明代第一词人陈子龙所推崇,为明末复社名士。《江南通志》载其年不四十而摧折,故画罕传。画风宗法元宋,为“宣城画派”前驱,明末四公子之一侯方域称其“采六代之华,标三唐之制,长歌短解,胥臻精妙”。喜交游,为人风骚蕴藉,侯方域在《梅宣城诗序》中道:“余乃擢秦淮之小艇,访天界之古刹,鸟语虫吟,石蹲藤卧。遥望乎一童当户,旋聆乎逸啸出林,搴其帷,人去楼空,穆如清风,则梅子朗三在焉。嗟乎,余与朗三声息有素矣,今乃得握手,岂不重称兴奋哉!相与道平生,订趋势,大而人格学术之分别,细及文章诗赋之指归,循厥源流,均为同撰,益信曩者客谈之谬。而大江之南多正人也,嗣是春草欲碧,秋水始波,联袂莫愁之湖,振衣鸡鸣之巅,山曙晓烟,露溥明汉,靡不与朗三偕……”侯方域被誉为“清初古文三各人”之一,梅朗三与之莫逆,可见于诗词歌赋造诣精湛,与沈寿民总持明末宣城诗坛,施闰章、梅清都曾从其游学。

施闰章 山川轴 绢本 181cm×47cm 安徽博物院藏

施闰章在《书带园集序》中描写数百年宣城诗坛流变云:“吾宣城于江上称岩邑,其山巉以秀,水甘以清,草木扶疏而沃若,其清淑之气所郁积,必有异能之士,人格文章之美,卓然见于天下。而所谓人格者多隐君子,以其文章见者,至宋始有梅昌言、圣俞,元有贡仲章、泰甫父子十数辈。最著者圣俞,以诗名。去圣俞五百余年,裔孙为禹金先生,文词赡给,雅善博综。其群从季豹、子马、勉叔诸人,为元美所亟称。后禹金闻孙复有朗三,盖庶几与禹金相望者。”施闰章将梅朗三列为继梅鼎祚之后明末宣城诗坛魁首。

施闰章(1619—1683),字尚白,号愚山,顺治六年(1649)进士。其文章醇雅朴秀,尤工于诗,与同邑高咏等唱和,时号“宣城体”,与宋琬并称“南施北宋”。其又与王士禛、宋琬、赵执信、查慎行、朱彝尊有“国朝六家”之目。宣城墨客以其为眉目,不诡随流俗。

梅朗三 山水人物册 纸本 24cm×20cm×5 安徽博物院藏

梅朗中为梅清从侄,却较之年长数十岁, 所处时代也不尽不异。梅朗中病故于明王朝泯没曩昔,故其称不上遗民画家。他的作品洋洋洒洒,充塞了文人气息。遗作《书页》11幅,此中山水5幅,皆以枯笔淡墨勾写,皴法较为丰富,披麻短皴、雨点皴、乱柴皴、牛毛皴交差并用,笔法灵动多变,而绝少渲染,仅以线条的轻重浓淡来表现作品的层次、虚实,山石的勾皴、树木的枝干皆以中锋为之,率意勾写,雷同于近当代写生速写的画法,或劲峭爽利,或虬曲披靡,或疏淡清幽,或繁复蕃庑,或山林隐居,或平湖钓鱼,既得丰满茂蔚之姿,又获空灵苍秀之气。画风学黄公望、王蒙,布局旺盛,繁而不乱,意境清新。画中掩饰人物风物,形神兼备,别具一种高朗洒脱韵味。册中仅有一页题有隶书名款:“秋江泛舟图,宛上弟朗三戏为起之盟兄博粲,时崇祯辛巳重九后五日也。”下钤“鸿”白文方印、“远”朱文方印。此画作于1641年,是其作古前一年,是梅朗三成熟之作。隶书在宋元明三代并不为人重视,只不外在金石学和复古书风的影响下,一息尚存。明代隶书取法魏晋隋唐,明末书法篆刻家宋珏(1576—1632),以汉隶为宗,对清代隶书再起有偏重要的影响。梅朗三的隶书已有汉隶意趣,朴拙奇古,抑扬疏宕,瘦劲逼真,然尚未形成汉隶的章法与波磔的幻化,体势上依然保存些许楷书的痕迹,正处于明末隶书成长的滥觞期。

梅朗三 倚树吟读图 纸本 24cm×20cm 安徽博物院藏

梅朗三作为文人画家,其画大多是信手拈来的册页小品。他的人物画也是不拘成法,取法梁楷,以意笔勾描,留意神韵,雷同速写和漫画的情势,表现现实糊口,注重观察体验。像倚树吟读的墨客、饲养牲口的老妇人、操琴的高士、酣睡的牧童、行乞的花子、赏梅的钟馗等,面部表情富厚而生动。用笔圆劲古朴,情势丰富多样。方棱劲峭的折芦描、迅疾遒劲的减笔描、明代适意人物画中较多利用的橛头钉描,兼用柳叶、蚂蟥描,虽是逸笔草草,却言简意赅,顿挫有法,天然纯朴,毫无雕琢做作之气。造型于放肆放任中不失精确严整,用笔于恣肆中不失紧劲生动,寄巧于拙,合碑版之方硬与狂草之痛快于画笔,兼具金石与写意趣味。画虽简逸却更见功力,独具特色。《倚树吟读图》人物景象虽被书隐瞒,而书童专注自然的式样跃然纸上,绘声绘色,线条圆熟,构造精准,穿插有序,疏密有致。人物身后的树干直接用间有飞白的淡墨皴出,以散锋勾染,人物情形刻画看似不经意,却转达出悠闲闲适的意境,既能说明传统文人画注重神韵的特征,又注重造型的精确性。画中自题诗:“阙气无情多乐干,江黄落尽恶冬初。林间神代忆役夫,睡倚古树净读书。”下钤“鸿”白文方印、“远”朱文方印。书法虽为草写,但字字自力,甚少连笔牵丝,笔势凝重,干净痛快。个中转笔处带圆润,收尾常带反捺笔,显露硬拙峻拔、疏朗萧散的笔调。梅朗中云游结社,视野晴明,书中或许看出有吴门王宠“以韵写拙,以拙取巧”,疏宕雅拙的韵味。

梅朗三 行乞图 纸本 24cm×20cm 安徽博物院藏

梅朗中的人物画并不寻求同时期陈洪绶、丁云鹏、吴彬等夸张变形的表现形式,与吴门唐寅、仇英文人含蓄洒脱之气也不尽相同,既不似波臣派造型严谨,也与浙派人物粗简宏放相异。《行乞图》情形地描画了三个托钵人彼此帮助、牵引,衣冠不整、行动蹒跚的画面,人物神情显得无助而渺茫,动态、表情各有差别,简洁综合,活泼逼真。为了突出乞丐生活的艰苦,画家着意在造型上略有夸张,衣纹线条短促有力,粗细转折较为体现,顿挫、疏密、穿插都运用得恰到好处,表现出衣衫褴褛的贫窭生活,就连随着他们一起行乞的小狗也描绘得骨瘦嶙峋,可见画家长于傍观基层人民的糊口疼痛,而又能用差异的翰墨描绘人物的不同特性。画面上方引录明末还初道人收集编撰的《菜根谭》名句“做人无点真恳念头,便成个花子,事事皆虚;涉世无平常矫捷机趣,即是个木人,处处有碍”,通报出作者隐逸潇洒的情怀和出世入世的规矩“朴拙为人,圆转涉世”。

梅朗三 饲猪图 纸本 24cm×20cm 安徽博物院藏

梅朗三 抚琴图 纸本 24cm×20cm 安徽博物院藏

梅朗三 钟馗赏梅图 纸本 24cm×20cm 安徽博物院藏

梅朗三 牧童酣睡图 纸本 24cm×20cm 安徽博物院藏

梅庚(1640—1722?),字耦长,号雪坪,又号听山翁,宣城人,梅朗中子,康熙辛酉(1681)举人,授浙江泰顺知县。梅庚年少失怙,诗字画艺虽未能得梅朗中亲传,然自幼天资聪颖,家风古韵,读诗文承于施闰章,《宣城县志》评价曰“醇古淡泊,无声臭可寻”。施闰章更是表扬“披华振秀,清警独胜”,遂成忘年之交,并为诗坛泰斗朱彝尊、王士祯所推重,著有《天逸阁集》《漫兴集》《玉笥游草》等诗集。学书画师于梅瞿山,书善八分,古朴高雅;山水、花卉“笔墨脱略凡格,不宗一家,偶尔落笔,韵致翩然”,兼工白描人物,与梅清、石涛、戴本孝等并称为“黄山派”名家。

梅庚的传世书画中受梅清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安徽博物院藏《溪山念书图》,画中险峰突兀,山壁陡峭,情形奇伟,山间苍松掩映,蟠曲多姿,枝叶蕃庑,萧然有致,颇有梅清奇气。山脚下陈林杂树,院落茅舍其间,隐者临窗研读,溪流有声,小桥横卧,童子提篮而归,远处巨石林立,山峦升沉,更具有纵深感。画面派头宏阔,内容丰富,结构严谨,错乱中求整饬,笔法松秀,方中见圆,披麻皴、折带皴并用,墨色苍浑,浓淡虚实适宜,山石清丽而富有高低的立体感,无论是奇险的构图,还是高旷的气韵皆得梅清神采。然画如其人,梅庚性情正直,笔法也略显方折劲健有余而悠扬动感不足,显然此画是梅庚中年期间临仿梅清的作品。梅清年长梅庚17岁,这一期间正是梅清二上黄山后变法成熟期。画题“雪坪梅庚”款,下钤“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白文方印。此文引用晚唐骚人温庭筠《梦江南》中两句词,梅庚42岁方中举,后屡试不第,游于毂下,屈居不得志。此印表达梅庚怀才不遇内心的绝望与凄凉,寄托着对家乡的怀想之情。70岁(康熙四十九年)仅授泰顺知县,五年后辞官归乡,喝酒赋诗,以字画自娱。阁下下角钤有“简堂珍藏”白文方印、“察四山馆主人保藏书画之印”朱文方印、“尹氏简堂家藏之章”朱文长方印、“击剑酣歌”白文方印。尹简堂(1824—1884),字云开,湖南攸县人,诰授通奉大夫,诰封三代,为本地首富,“察四山馆”为其宅院,占地二十余亩,又深嗜收藏名家字画,精于抚玩。

另有《敬亭棹歌图》也是这一时期的作品,构图精练明快,景致首要会合在画心地域,表现的是宣城北郊敬亭山与水阳江景象:数块巨石临江而立,林木葱茏富强,繁而稳定,山间小亭隐现,江面水波荡漾,船坞顺流而下,游人坐船头举目观望,线条简拙。画面虽简,而翰墨丰富,保留着梅清的灵秀,笔法劲练娴熟,横直交叉,皴擦简约而凸凹尽显,墨韵津润,浓淡干湿的瓜代参差,辘集的破笔苔点任意点染,使山石林木更显苍莽。山水相依,消息和谐,以特写之景通报出艰深之境,寄托乡情于山川之间,深得元代山水画平淡矫捷的妙趣。画中自题:“课堂深傍敬亭开,只爱城南旧钓台。半刺合法京辇道,犹持小艇棹歌回。赠别岑翁先生,戊辰六月既望,雪坪梅庚。”下钤“阿”“庚”朱文方印。戊辰即1688年,梅庚时年49岁,不难看出石涛、梅清笔墨的感化,书法散逸清俊,瘦硬奇绝。画面阁下下角处,辨别钤有“汝南梅生”白文方印、“朱方”朱文长方印。画心正上方有清乾隆书法家王文治题诗一首:“溪外林中一草亭,亭前山色镇青青。朝晖暮霭知良多,容我芒鞋半日停。江心那里送天风,吹到金山寺里钟。正是蓬窗初睡觉,迎眸千仞削芙蓉。春云漠漠石斑斑,出入早霞晚翠间。好是连朝湖上去,教人看煞画中山。癸卯春三月,文治题。”下钤“王氏禹卿”朱文方印。王文治书法清妙妍美,俊朗疏秀,可见其晋唐功底深厚,所题诗句既是对大天然优美风物的称道,更是对梅庚精妙艺术的高度评价,诗字画彼此映衬,相得益彰。

梅庚 敬亭棹歌图 纸本 72cm×48cm 安徽博物院藏

在梅家山水中,幽情逸韵的文人画最能反响他们性情刚正的格调,尤其是在册页小景的描画中,更能把这种简而静、清而逸、疏而秀的意境,完善地表达出来。安徽博物院藏《梅氏诸贤山川册》中,搜集了梅清、梅庚、梅清之子梅蔚、梅庚之子梅遂成以及梅清侄孙梅翀的作品,可谓精品集合。正如王士祯所赞曰:“从夸荆地人人玉,不克梅家树树花。”明清两代文人画莫不以倪云林为宗,清旷萧疏、平庸天真。此册作于1693年,或巨峰兀立,或一河两岸,或楼阁掩映,构图虽简,勾皴染点擦,干湿浓淡,笔墨俱全。笔法劲峭迅疾,老辣松秀,人物勾写,概括生动,山石皴擦,虚实有度,林木点染,疏密有致。梅庚翰墨师法元人,又得荆、关遗韵,顿挫顿挫,自然畅通,给人以明净空灵之感,清幽冷致的意境,是其朴秀隽永抒怀小诗的体现。诗画雷同恰是文人画家寻求闲情逸致的最高地步。

梅氏诸贤山水册 纸本 21cm×32cm×10 安徽博物院藏

(作者系安徽省博物馆副研究员)返回搜狐,检察更多

责任编纂:

上一篇:宿州交警发布2019年春运“两公布一提示” 上一篇:【800提醒】安庆师大多名学生被骗,父子骗子终落网,这样的骗局,大家都要警惕!

您可能也感兴趣:

特荐文章

[热文]弘扬志愿服务精神淮北志愿者为“淮马”保驾护航

图文欣赏